もっともっと強くなりたい。

【新蓝】Fable-02

注意⚠️
1. CB衍生腐向作品,CP新海x蓝泽。
2. 医院某个新来的女医生的视角,时间线是蓝泽在加拿大学习的期间。
3. 想认识更多吃这对的人……好吧我知道真的很冷……
4. 你们猜下一章会发生什么?
5. よろしく。

——————————

我回过头去,看到一位个子和新海医生差不多的男人站在我面前,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上去也不像是关心住院病人的家属。

“新海医生的话今晚不值班,如果需要找医生的话,或许……”我按照规章一板一眼地回答着。

“啊,你怎么来了!”不过刚查完病房的急救的绯山医生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解释,她见到我眼前的人之后脸上挂着笑容快步跑来,捶了一下那人的肩膀,“你什么时候从加拿大回来的?圣诞节放假所以有空回日本一趟吗?”

“对,不过很快又要回去做研究,所以也只是呆两三天就走。”面前的人稍微笑了一下,“没见到白石啊,她也好吗?”

“我们两个一点都不需要你操心。”绯山医生一向对人严厉,即使不在一个科室我也经常听同期在妇产科或者急救的实习医生模仿他们犯错时绯山医生生气的表情,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完全感受不到眼前的人和同期平时模仿的人的关联性,“一回来就跑到医院,是来找新海的吧?”

“不在家里所以才来的。”男人已经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背对着我和绯山医生说个不停。

我一点也不喜欢眼前的这个人,尽管长得漂亮,但傲慢的态度让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相当糟糕。更令人感到讨厌的是,从绯山医生的态度来看这大概是一个相当熟知新海医生的男人,对话里居然还出现了类似新海医生的家这样我完全未知的领域。好奇填满了我的整个脑袋,眼看着绯山医生笑着把这个男人带走,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慢慢跟了上去。

这种感觉糟透了。

我并不是对急救科的医生们有偏见,但我确实非常不喜欢那个只存在于他们之间的秘密。男人和绯山医生交流的时间并不长,可那样的默契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平时和急救医们交谈的新海医生的脸。这让我或多或少感到心有不甘,却又无从说起。

眼前陌生的男人似乎对这个医院一点也不陌生,跟绯山医生并排走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没有需要她来带路的感觉。甚至走到休息室门口的时候,绯山医生也完全没有防备他的样子,就直接让他进去后笑着离开了。

我犹豫了一下,“不能偷窥其他人”的正义感还是输给了我对于新海医生的一切的好奇心。我左右看看四下无人,在绯山医生彻底离开后我悄悄地靠近没关死的门,想看看里面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那个男人却也只不过是看了看休息室里有的东西,最后在新海医生休息的小床附近搬了把椅子坐下来。我在门口坚持看了几分钟,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蓝泽?”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新海医生像是刚醒来的声音突然从房里传来,“你怎么回来了?”

——蓝泽?

那个愿望卡上一笔一画写下来的“あいざわ”,难道居然是眼前这个人吗?

在这一天之前,我一直对屈从于自己的好奇心。只要是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都想得到答案,就像新海医生的故事,也像眼前这个充满了谜的男人。但在这一天之后,我却突然意识到所有自己未能得知的事都一定有自己不能知道的原因。

我退了一步重新回到门前,隔着稍微打开的门缝看到新海医生从休息室的小床上坐起来,刚睡醒的卷发乱成一团,他还没来得及去整理自己的头发,就掀开了被子抱住了眼前那个叫蓝泽的男人。

这个拥抱像是一盆冷水从我的头顶倾泻而下,在冬天里把冰冷寒气注入我的身体——非常明显就能看出那不是朋友之间的拥抱,新海医生把蓝泽整个人搂在怀中,让蓝泽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蓝泽的头发,像是怎么也摸不够一样。

“怎么回来不提前告诉我?”新海医生的声音很轻却又相当温柔,脸上尽是连在我的梦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充满爱意的表情。

“圣诞礼物。”蓝泽稍微离开了一下新海医生,把自己的厚大衣脱下来丢到一旁,穿着浅色的薄毛衣重新回到新海医生的怀里,“喜欢吗?”

新海医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稍微拉过了蓝泽的脖子吻住了他,蓝泽也伸手回抱着新海医生的背,没多久两个人就已经是如胶似漆的状态了。休息室的灯很昏暗,只能看到新海医生和蓝泽亲密的影子。我看到新海医生先做出了动作,把那个叫蓝泽的人压倒在休息室的床上,那双我无比尊敬的在做手术的时候总是精确无比的手掀开了蓝泽的衣服。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在下一秒听见了蓝泽发出的、和刚才跟我说话的冷淡的语气截然不同的声音。

“蓝泽……我一直很想你啊……一直都。”

我的脑子仿佛突然停止了思考,却又明白了或许这个蓝泽并不是另一个知道急救科医生他们的秘密的人,他就是那个我永远追不上、永远不了解、也永远比不了的秘密本身。

-To be continued-

评论(15)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